以馬內利資源服務事工Emmanuel Resource Service

ERS為非營利機構, 以大眾製作來關切公義、關懷弱勢、關心社會。

故事原文

父與子

 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 (瑪拉基書4:6)

我生長在1960 年代,經歷過鄉村物資缺乏的童年。單純自然的生長環境,父母親很少要為孩子衣食溫飽以外的事情多擔什麼心。然而,當我們這一輩的人汲汲營營,辛苦建立起安穩舒適的生活環境之時,物資豐裕,手機、電腦,加上互聯網,不覺間為我們的下一代親手打造了一個無遠弗屆,無孔不入的網羅,一個與現實脫節的虛擬世界。多少孩子在網路上成癮,迷失不能自拔。影響重者,身心靈受到巨大的戕害;輕者失去生活奮鬥的目標,面對困難時輕易放棄。在這互聯網裡,他們能找到一切短暫的滿足,卻不知在這泥沼裡越陷越深。看在我們作父母的眼裡,既使並非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只是單純期望他們過著健康正常的生活,似乎也求之不得,真是萬般的焦急無奈…

在這樣忙碌的世代裡,很少有家庭能夠免疫於網路的影響。家裡的老三,五六年前他還在初中,我們工作搬家,他的新學校規定要買電腦來輔助學習。有了他私人的電腦,天天晚上流連網上看漫畫,早晨上學要遲到了,都爬不起來。週末睡過中午,還無法自然醒過來。我嘮嘮叨叨地唸他,有時加上威脅利誘,卻是隔靴搔癢。我只要一張口說話,他就覺得我要說教,馬上關閉聽覺。詩篇32:8 上說:「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勸戒你。」可我越是定睛在他身上,越想到自己一路打拼奮鬥供養他,他卻不知珍惜,有意無意間勸戒就變成了責備。有誰喜歡天天面對一個判官數落你的不是呢? 父子間的關係搞得不可開交。從另一方面說,他也知道自己學校成績差的原因,幾次想要戒除這樣的習慣,可是孤軍奮戰,談何容易?網路的吸引力對現代生活型態的年輕小孩,幾乎可以說是舖天蓋地。一個未經世事的孩子,面對黑洞一般無比巨大的吸引力,無力感加上自責,慢慢的消磨了志氣,同學和朋友圈都是一樣,得過且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荒廢學業,真是皇帝不急,太監快要急死了。

我本來自以為整個心都為了兒女,做到命都快沒了,早出晚歸,有空就盯他們功課。有時看他老是不改,就沒了耐心,嘴巴上唸起來:「這題這麼簡單,你怎麼都不會?」「那題我一看馬上就知道答案,你公式有沒有背? 題目要多作!」「啊─,這些我不是跟你講過了嗎? 你到底有沒有聽到? 你怎麼都不瞭解爸爸的苦心呢?看你的態度,你怎麼一點都不appreciate 啊!」想起來這樣的教養方式,好比用頭撞牆,別說撞六年,我看再撞上六十年也白搭,結果只有頭破血流。若不是神的智慧開啟,照著我們這樣有勇無謀的教育方式,不僅自己撞破頭,連孩子的一生都要葬送!

萬軍之耶和華說:「在我所定的日子,他們必屬我,特特歸我。我必憐恤他們,如同人憐恤服事自己的兒子。」(瑪拉基書3:17)

2015年暑假來臨之前,是神特別的恩典,在我心裡興起個意念:在暑假結束,兒子十八歲生日前,和他一同騎自行車從加州灣區的家裡,到遠在100英里外Santa Rosa兒子的好友家,作為送給他的成年禮。這將是一份珍貴的生日禮物,作為他一生的祝福。當父母不能在身邊耳提面命,安慰鼓勵時,知道天父會隨時幫助他,就如同對約書亞一樣: 你當剛強壯膽,當剛強壯膽! 如果他離家在外,孤單無助時,能夠像大衛一樣向山舉目,就能領受從造天地萬物的耶和華而來的幫助。

然而這樣的應許,如何能夠成就在一個意志薄弱,又不運動的孩子身上?與其說是挑戰,還不如說是天方夜譚。按照兒子過去六年的紀錄,一般人的反應該是像看完電視上特技表演,底下接著那段警告:「此乃專業表演,請勿模仿!」我還是想想就好,盡快打消念頭為是。別說沒那體能耐力,要是出去,路上迷了路怎辦? 騎到半路,車壞了怎辦? 出意外,受傷了怎麼辦? 天一黑,倆人落單在荒郊野外怎麼辦… 等等難處,唉,我看算了吧!平常我們上班,開車、吃飯、睡覺,掃掃院子,吸吸地毯,沒那麼多的這啊、那啊,想都不敢想的狀況。我看別吃飽了撐著,沒事找事!我對自己說:「可是難道你只能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孩子的一生,被網路給耽誤嗎? 難道你向天父要餅,祂會給我石頭嗎? 難道你能教給孩子的,除了一天到晚說教,就只是知難而退,躲在安樂窩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嗎? 那你跟孩子天天上網,醉生夢死的過日子,又有什麼兩樣?」可不是嗎? 我們的軟弱不就是孩子的軟弱──安於現狀,得過且過。天天就只會上班、下班,賺錢、吃飯,稍微一點突破的想法,就止步不前了? 自己都這樣,怎麼期望每天光說教,孩子能有什麼改變!

「神所賜給你們的地,你們耽延不去得,要到幾時呢?」﹝書18:3﹞快快行動吧,別再猶豫了!有了這樣的光照領悟,是我身為父親的心轉向兒子的開始…

2015年暑假開始,妻子要回娘家探親兩個月。她本來一直擔心,放我跟兒子這兩個喜歡鬥氣的大男生,在家會鬧僵了。後來我勸她:「能跟母親相聚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應該要好好把握,我會有分寸的。」她才不大放心的回國去了,留給我和兒子單獨相處的時間。中間沒有妻子做緩衝,我就沒有藉口逃避而面對現實,得好自為之,擔起作父親的本分。也因為需要照顧家裡飲食起居,讓我有機會表現父愛為他付出,拉近了倆人的距離。妻子千萬交代,要帶兒子去參加兩個特會。其中的一個特會,一位講員牧師三次走到兒子面前,對著他說: 「You are so much better than you think you are!」一連三次重複著天父對兒子的提醒,真是讓人敬畏。我慚愧地自省,在沒有愛的鼓勵和彼此信任的關係中,不知孩子在我這樣無知的教導下,不管是勸告也好,要求也好,用許多責備,把他的自尊都消磨殆盡多少了?

我真是要好好的重建他對自己的認識。講員給我的啟示,加強了我執行單車計畫的信心和步驟。一下班,便趕回家煮晚飯,週末和他一起包各式的水餃,夠他一個禮拜的午餐。我盡力用溫柔忍耐的心,恩慈的言語來拉近彼此的關係。我們漸漸有了更多的溝通,餵飽他的肚子,鬆了冰封的硬土,打下信任的基礎,預備新兵訓練。

「鐵磨鐵,磨出刃來。」(箴言 27:17)

第一個禮拜六上午,我倆整裝出發,從家裡騎到海邊,一路平緩,開始並不太費勁。越接近海邊,風頂得越來越強,十分費力,看得出來兒子越騎越慢,我們就找了地方休息。停了兩三次,勉強騎完了二十里路,我感覺還行,就提議下禮拜騎騎山路,鍛鍊爬坡。

兒子說:「我不幹,這樣平路已經快要累死了!」

我說:「好吧,好吧,先休息,我們先去吃飯吧!」一有好吃的,他比較容易合作。

第二個禮拜六很快的又到了。我看他沒意見,就帶著他往山的方向騎去。不覺間,山路越來越陡,坡似乎綿延不盡,我們的速度越來越慢。他開始抱怨起來,沒力氣,爬不動了。老大不情願,又是咳,又想吐,不行了,要放棄了。

我停下來耐心的和他分享我的願望,說:「我們鍛鍊出體力來,說不定可以一起騎一百英里去找你的好朋友,那有多棒!」

「不好,」又給難看臉色「我根本沒有辦法,哪能騎幾次就會有體力!」

我趁機說:「那好,我下班跟你一起跑山練體力怎麼樣?」他也不理,也許覺得我說說就算了。

為了激勵他,我想到利用週末晚上看英雄動作電影。我們共看了麥特戴蒙的「諜影重重」三集,阿湯哥「不可能的任務」三集和「零零七」,看的熱血沸騰。禮拜一三五下班,我們馬上開車到鄰近的公園跑山。剛開始,他排斥抵制的很厲害,平日缺乏鍛鍊,跑起山來,氣喘如牛,十分不情願。有時我想責備他:「我上一天班而你沒事待家裡,我下班擠交通尖峰時間,趕回來伺候少爺,你還不領情!」卻得忍住,盡量說鼓勵的話。有時他一起跑就很快地往前衝,跑不多時,就跑不動,跑不動就賴皮不跑了。我勸他跑步、騎車,做事都要一步一步的心平氣和,持之以恆,不能虎頭蛇尾,後繼無力。我建議他用手機的應用軟件記錄他跑步、騎車,和爬坡的控速,並稱讚他的進步。一回到家,就要他去沖澡,我就快快的準備晚餐。晚上休息後,叮嚀他不要熬夜,早上上班前叫醒他,提醒他記得吃早午餐。禮拜二、四下班,我們父子倆打乒乓球,他亂無章法打的我滿地撿球,也得稱讚他嚐試新的打法:年輕人就是勇於突破。在這樣輕鬆的氣氛下,他開始願意敞開心分享他的想法。吃了睌飯,我說我們明天再去跑山;他有點不情願的說:「啊,還要跑!」我們就每次跑不一樣的路線,增加些新鮮感和樂趣。漸漸的,他的耐力和衝力越來越穩定,我開始落後越來越遠,不禁覺得年輕的生命真是潛力無窮,只是需要耐心地引導和正確的帶領。那天傍晚,當他跑完五英里山路,很高興地看著手機上刷新的紀錄,接著又在停車場地上自願地做起訓練項目────俯臥撐,我也奉陪10、20、30個,做完後,我說:「趁餐館還沒關,我們今晚去吃大餐吧!」

主日時,我們吃過早餐,他就練習開車上高速公路去教會。在路上,偶而提醒開車該注意的地方,就和他談願景:一考上駕照,就去辦他的信用卡,這樣他一步一步地就會產生獨立行動,和經濟自主的能力。然而,他的反應卻讓我發覺到他對未來的怯場和逃避,我得更進一步的鼓勵和帶領他,漸漸除去對未知的恐懼,增加敢於嚐試的勇氣。主日下午,我們一起爬山健行,體會萬丈高樓平地起,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當我們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邁出步伐,不覺間我們回頭看看,所經過的難路已在遙遠的山腳下。敞開在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美麗的風景。

又一次,我們已經循序漸進,騎過了20、25、30、35、40英里路,我們朝向45英里挑戰,遇見當地自行車界稱之為 ”The Wall”──像一道牆般陡峭的山路,其難度可想而知。行前我把策略告訴他:「在經過市區交通繁忙的路段,注意車道變換。進入郊區路肩狹窄的地方,如何注意後方來車和調整車速。開始爬坡時,放慢和加深呼吸並適度換低檔。當開始急降坡時,切換到高檔,如何側身壓下外側腳踏,來降低重心過彎道,因為在那樣的坡度,下坡時腳踏車時速將達到近四十英里,有相當的難度和危險性。」說的容易,就在我們掙扎在似乎永無止境的上坡當中,腳踏車已經調到最低檔,大腿四頭肌和小腿肌已經痠到不行,不僅是體力,對毅力也是極端的挑戰。他又想要放棄,便抱怨了起來。一個孩子必須親身去體會:當一次比一次強度高的困難時,如何保持鬥志而不放棄,學會忍耐和堅持,生出老練的信心和盼望來。面對人生的逆境,專心來克服困難,而不是老是想著如何避免和退縮。我們休息了一會兒,我再提醒他一些要領:「調整呼吸,換檔、專心、慢慢來,最陡的路就快爬完,注意前面很快下坡,要切回高速檔。」最後,終於爬到了山頂最高點,接下來幾里路陡降約兩千呎,車速飛快,風呼呼的迎在臉上胸前,有如馭風飛翔的快感,一瞬間,輕車已過萬重山。

來到市區我們回頭望去,那高聳似乎遙不可及的山巔,竟能被我們一踏一踏的騎過,真是十分難以想像。經過一家快餐店,我建議休息一下,吃些東西,喝些飲料。兒子坐下來跟我說:「其實我剛才在山上不用那麼 weak(表現的那麼軟弱)!」我心裡起了很大的震撼,訝異到他有如此大的轉變和自覺!在騎車爬山的過程中,旁人不能牽、不能拉、不能抱、不能背; 好比當兒女的生命面臨到不容易,做父親的束手無策,我們要花時間帶他們到造這天地萬物的父面前來,一步一步的領會受造的恩典和奇妙。「我兒,當你心裡孤單無助,你要向山舉目,向那造你的天父,祈求祂賜給你克服困難的勇氣,信心,和力量,他要保守你十分的平安,賜你戰勝挑戰的喜樂!」

我和他說:「You are so much better than you think you are!」

兩個月很快地要過了,再不行動「百哩挑戰」,暑假就要過去了。我一直舉棋不定,也想了好幾個方案和路線。最後決定一條水陸綜合的路線,選了一個禮拜六預備出發。當我決定行動的時候,兒子也充滿興奮。清晨出發前,我們一起禱告,祈求神看顧保守,賜給我們平安。涼涼的微風中,我們父子騎著鐵馬,踏上征途。雖然反覆幾次研究路線,一上路便發現變化遠超過計劃,我們就將一切的未知交託給神,隨遇而安。平常開車從甲地到乙地,高速公路都是為汽車而設計,出口、道路一切標示清楚簡單極了。現在騎單車,有沒有路都不知道,真是一大考驗。我們計畫先搭捷運到奧克蘭,再騎到傑克倫敦廣場搭九點的渡輪過舊金山海灣,從漁人碼頭開始找路到 Santa Rosa。當我們騎車到捷運站,發現班車將誤點半小時,如果我們因此錯過九點的渡輪,下一班要到十一點才有,我們可能天黑都到不了地方,心裡就發急。幸好下了捷運,我們及時趕到了渡輪碼頭,排隊搭船的人很多,海風吹來攪動著我們心裡對前途許多的疑慮,當我們試著放下,用天真來郊遊的心情欣賞著來往行人,海港風光顯得十分有趣和新鮮。這一段海灣非常寬闊,船在海面行駛了半小時才到對岸。到了漁人碼頭,我們開始了一段探險的旅程。在這一段超過七十英里茫然的路上,我們翻越一座又一座的山頭,每一座山都帶著長長的坡道,十分消耗體力。疲憊地剛越過一座山,又看見前面還有另一座山的感覺,實在令人沮喪腳軟。經過市區時,擁擠的交通中,兒子兩次因為要讓後面逼近的汽車而翻倒,一次車把摔歪了,另一次變速器撞歪了,換檔時鍊條掛不上齒輪。他又有點氣餒「Now What? 這下好了,車都騎壞了!」幸好只有輕微的刮傷,我預備的工具和上過自行車修理的課都派上了用場。調整修理,故障排除後,強作鎮定地跟他談了一些人車互動的要領,提振鼓勵一下他的勇氣。其實這路我也沒走過,所擔心的狀況多少都發生了,計劃的路線也沒用,雖然前路迢迢,但天色尚早,我們騎多遠算多遠,不要放棄!

好多次都迷路了,找人問路,只能大約弄清方向就得繼續前進。有一次我們停在路邊研究地圖,一個高大的騎士從逆向對我們大聲喊叫,我聽不懂他叫什麼,也沒理他。

兒子說:「他在問我們是不是迷路了?我就應了一聲。」

騎士到下一個路口又繞了回來,用很重的口音問:「你們要到哪裡去?」又告訴我們怎麼走。

我問:「你今天騎了多遠了?」

他說:「我早晨六點鐘騎過金門大橋,現在正午已經騎了75英里了。今天總共要騎150英里,下禮拜要比賽200英里。」看他精神奕奕,雄心勃勃的樣子,非常讓人震撼。兒子看出他有蘇格蘭符號的上衣,肯定他是蘇格蘭的口音,對他強悍的精神留下很深的印象,倍受激勵,有一種有為者當如是的感覺。

感謝神,接近下午六點左右,我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當好朋友的父親出門來迎接時,他向兒子豎起大拇指,讚許他堅持到底。我跟他說:「我為你感到相當驕傲,你做到了,將來你只要願意,靠著那加給你力量的,沒有不能成就的事。」感謝朋友家熱情的招待,享用晚餐時,看得出兒子內心的喜悅。第二天主日,我們作完禮拜後,搭了巴士回舊金山,轉搭捷運回到聯合市。一下捷運,兒子跳上單車,飛奔向前,一點都看不出疲累的樣子,把老爸遠遠地拋在後頭。我清楚地感覺到他生命中巨大的潛能被激發出來。

2015年八月中,兒子的大學開學了,禮拜天晚上我陪他開車搬進學校宿舍,臨別他張開雙臂擁抱住我說:「爸爸,謝謝!」我很感動地為他祝福道別。開車回家的路上,我為兒子禱告著麥克阿瑟將軍的為子祈禱文:

主啊!懇求你教導我的兒子,
使他在軟弱時,能夠堅強不屈;
在懼怕時能夠勇敢自持,
在誠實的失敗中,毫不氣餒;
在光明的勝利中,仍能保持謙遜溫和。

懇求塑造我的兒子,
不至空有幻想而缺乏行動;
引導他認識你,同時又知道,
認識自己乃是真知識的基石。

主啊!懇求你教導我的兒子,
篤實力行而不空想;
引領他認識你,同時讓他知道,
認識自己,才是一切知識的基石。

主啊!我祈求你,
不要使他走上安逸、舒適之徒,
求你將他置於困難、艱難和挑戰的磨練中,
求你引領他,使他學習在風暴中挺身站立,
並學會憐恤那些在重壓之下失敗跌倒的人。

主啊!求你塑造我的兒子,
求你讓他有一顆純潔的心,
並有遠大的目標;
使他在能指揮別人之前,
先懂得駕馭自己;
當邁入未來之際,永不忘記過去的教訓。

主啊!在他有了這些美德之後,
我還要祈求你賜給他充分的幽默感,
以免他過於嚴肅,還苛求自己。

求你賜給他謙卑的心,
使他永遠記得,
真正的偉大是單純,
真正的智慧是坦率,
真正的力量是溫和。

然後作為父親的我,
才敢輕輕的說:
「我這一生總算沒有白白活著」,
阿們!

聯絡以馬內利

Phone: (707)230-6385

ERS Address:

5755 Mountian Hawk Dr. #202 Santa Rosa, CA 95409 U.S.A.

Email:

ERS.ministries@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