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內利資源服務事工Emmanuel Resource Service

ERS為非營利機構, 以大眾製作來關切公義、關懷弱勢、關心社會。

毒海重生見證

原載於中信月刊第506期

柳經奎

Kim-lookout以前我的名字叫柳經魁;岳母是個基督徒,記得廿多年前她對我說︰「我把你的名字改改,我們基督徒不要用鬼字,把魁字改為奎。」 當時我心想:我的名字都用了卅多年了,怎能說改就改,心裡很不樂意,不過她改她的奎,我還是用我的魁。反正在美國也很少用中文名字,也就不太在意。 現在回想起來,她老人家真有神靈,知道我心裡有鬼。感謝主耶穌,也只有祂能把我的鬼一一趕走。

這是小黑!

我五歲時到了香港,是在調景嶺長大的,家裡環境不好,加上我又特別調皮搗蛋,不是父親親生的,時常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我從小就羨慕別的孩子和他的父親玩在一起,多盼望那是我爸爸!父親是廚子,一個半月才回家一次,每次都是半夜三更帶醉而歸,回來時就抱著弟弟們,從未抱過我; 若捱過去想討好他,他的大手就順勢把我一推。常因小事得一頓打,我問媽媽:「爸爸為什麼不抱我?」媽媽不想我受傷,安慰我說:「你大、又調皮, 爸爸當然抱弟弟啦!」

我七八歲那年養了一隻黑狗,兩年啦!每天形影不離跟著我上下學。有一天媽媽叫我不能帶狗上學,放學回家,發現狗不見了。晚餐時, 二弟指著端上來的一鍋熱騰騰的香肉,一面跳一面叫:「這是小黑!這是小黑!」我不相信,跑到院子,喊著:「小黑!小黑!」怎麼都看不見牠。 原來為著繼父的風濕病,母親聽從鄰居的建議,把小黑殺了給繼父治病。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我哭了兩天,悲痛不已。母親看了不忍地說:「早知你這麼傷心, 我就不宰牠了!」從此,我就再也沒哭過,因為連惟一愛我的小黑也離我而去。 我在外受欺負和委屈從不敢回家求助,只有恨和怨,看誰都不順眼, 因為沒得到過愛,心裡只有苦毒。十二歲多母親就把我送去離家很遠的赤柱航海學校讀書。在校期間,也受盡欺負;可想而知,四年多校園生活也沒學什麼好的。 十七歲那年,校方把我分配上船到荷蘭去工作,在船上學會吸煙、賭錢,這種生活一過就是七年。

美國黃金夢

一九六八年一月廿四日父親在加州開了一間小餐館,申請我們來美。我帶著二弟、三弟穿上唯一最體面的西裝,一下飛機直奔剛開張的餐館,當天晚上就脫下西裝, 穿起圍裙開始幹活,一直做到深夜十二點多才走路回到暫時租來的地下室,倒頭就睡。第二天父親興奮地敲門:「快上班了!」就這樣帶著移民美國的黃金夢, 展開了我三十三年的餐館生涯。

常常一天勞累下來,就想找些刺激的玩意;所以大家聚在一起不是賭錢、吸煙就是開車到三藩市吃飯喝酒。記得來美次年農曆新年時,飯店休息幾天, 有個侍應生開車帶我們去賭場賭錢。一到那裡我們可興奮極了,覺得這裡才像真正的美國,燈紅酒綠,每個人穿得花枝招展的。那種不夜天的生活, 我們在那兒一賭就是兩天,連覺都沒睡,每個人都輸得一乾二淨。回程時,那個侍應生說:「不要緊,下次我們再回來報仇!」就這樣,我們每一兩個月就去那兒送錢。 現在回想起來,我們真是一群可憐的人。

來美七年後,神賜給我一位美麗又愛主的太太,當時我真不以為然。八年後,我們開創了第一家餐館。在當時是當地最大的中餐館,非常華麗,連酒吧有六千尺, 請了兩位經理,一中一西。那年我才38歲,覺得事業有成。幾年後又開了分號,覺得自己真行,不得了啦!天天坐在大酒吧上跟客人喝酒聊天、賭錢, 在人們的讚美聲中過活,不知所向,每天都喝到一、二點才回家,慢慢地又認識了一群賣毒品的酒客,常常在醉酒的時候,給我免費毒品,就這樣染上了吸毒的惡習, 生意也不太管了,天天醉生夢死,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妻子把我趕出去,已到了離婚的地步,生意也快破產了!得意時,朋友特別多,當你不行時, 他們也不知到那裡去了?妻子更是痛苦,她只有靠禱告求主給她力量,來渡過那段不好過的日子。

後來她對我說:因分居三年,她才能專心完成神學課程,現在可做餐館業的事工,幫助做餐館的人能聽到福音;而且她還說嫁給我嫁對了, 因為這樣她才知道在餐館做工的人是多麼需要幫助!感謝主,神有祂的時間,錯不了!不過在那時,我恨她一天到晚到外面愛別人,可從來不愛我; 為什麼她的朋友一天比一天多,而我連一個都沒有。她越來越快樂,整天有一大堆的教會弟兄姊妹來來往往。有時回家,看見家裡有聚會,燈火通明, 我不是開著車掉頭就走,到外邊整夜徘徊;就是躲在黑暗的車庫裡。故此,我常想藉吸毒、喝酒來找回往日的歡樂;可是每次都失望和失落地躲在黑暗裡, 只有恐懼、害怕和自卑。尤其在她神學院畢業的那天,來了兩百多人,而且還得到「最有愛心」獎,之後更有人送花又送錢給她做餐業事工。那個時候, 我開始覺得自己好孤獨寂寞,好可憐。

二○○二年感恩節前一個禮拜,女兒是三藩市雙語小學老師,請我去學校教小朋友做臘味飯。那天一早我就去了,夾克口袋裡裝著毒品,本想拿出來放入褲袋, 但有個聲音:「不要緊,你馬上就走啦!」脫下夾克就放在一邊,作完飯要到樓上看小朋友,心中掛記的是夾克裡的「那東西」,同樣的聲音更清楚:「上去一會,就走啦!」結束後,我穿上夾克,走不多久,一摸口袋,糟了!「那個東西」不見了!巧的是,之前女兒不經意的將夾克放到一邊,「那玩意」掉了出來,女兒看見大吃一驚,就把它收了起來。 我匆匆忙忙地返回,女兒看到我說:「爸爸,你找什麼?」

「我找眼鏡!」

「爸爸,請你告訴我,你在找什麼?」女兒說。

「我在找眼鏡!」

「爸爸,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這麼作…我愛你!」她又生氣又難過地說。

我當時也呆了,不知該怎麼辦?掩藏了廿多年的罪行終於暴露了。「天啊!」我掉頭自己開車到了山上。外面下著小雨,我痛苦、難過、後悔又無助, 想一頭跳下去死了算了,可又沒有勇氣去死!怕!像我這樣的人死後一定會下地獄,愈想愈怕!真是無路可走,我哭了!自從小黑死後,我就沒哭過, 現在我已走到人生的盡頭,我完了!

天上有愛我的父親

不知多少個鐘頭過後,天黑了!我還是得回家,看見兒子送他媽媽回來,本來我和孩子感情很好,有說有笑,但是那天他一看見我,掉頭加速開車就走。 太太回來也不跟我說話,我真是萬分痛苦,那幾天是我一生中最難過的日子。三天後,是星期日,太太做完禮拜回來,忽然對我說:「教會裡有位林牧師專做家庭事工, 你要不要去找他幫助?」現在叫我做什麼都願意,我連聲說:「去,去,一定去。」

那天下午四點多鐘,林牧師藉著耶穌的愛來改變了我,他告訴我他以前也有很多苦毒,對太太不好,而且也告訴我一些他人的見證。他問我需要幫助嗎? 我就把我的一切全告訴他,他聽了一點都不驚訝,還說:「你很勇敢,能說出來。」我說:「我已走到盡頭,無路可走。」他問我:「要不要悔改認罪?」 我說:「要!」他領我做了認罪禱告,他說一句我說一句;禱告到一半,我哭了,愈哭愈厲害,他對我說:「哭吧!天上的父親會愛你、疼你、聽你。」 我不知哭了多久,那種感受是從來未有的,就像小時候盼望有個愛我的父親一樣,睡在他懷裡,心裡開始有說不出的平安、喜樂。那種感覺真是太美了。 天上的父親比地上的父親還要好!地上的父親要看你長得好看,會偏心、會老、會死;天上的父親不一樣,祂愛每一個人,可愛的、不可愛的,祂都愛。 我得著悔改的力量後,為著不要再回到罪惡的日子,我就天天跟著妻子去參加查經班、禱告會、主日崇拜、團契聚會(包括姊妹會和老人聚會), 也自願當司機送她去探訪別人。每當我毒癮發作滿頭大汗,全身顫抖時,妻子就按著我的頭,大聲趕那毒鬼離開我,說也奇怪每次都靈,這樣有二三個月, 幫助我脫離毒癮的攪擾。我吸毒時,整晚不能安眠;自從感受到天父的愛以後,我竟能整夜安睡。每逢我開車靠近從前我買毒品的區域時,我就在車中大聲禱告: 「主耶穌救我!主耶穌救我!」又大聲地唱詩歌,就有力量讓我脫離罪惡的引誘。感謝神,祂洗淨我的罪和我的毒,使我對明天充滿了盼望。 我也很感激妻子和兒女們給予我的愛和幫助來走過這段難走的路。現在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讀聖經,給我莫大的力量來渡過每一天。魔鬼你千萬別小看牠, 牠每時每刻都不放過我們,常在我心情不好時、不順心時來引誘我,每當這時,我就會唱起一首詩歌︰

「我的主,我心愛你;我的主,我渴慕你。願你愛來吸引我,使我心單單愛你。啊!耶穌,我需要你,煉淨我,完全屬你;願你愛來摸著我,使我心全然屬你。」 給與我很多的幫助和力量。

林慧中

晴天霹靂的電話
「鈴!鈴!鈴!」電話響起,「媽!媽媽…」電話傳來不停的哭聲,女兒蘋蘋在電話中大哭起來,連著喊叫︰「媽媽!爸爸…」我心呯呯的跳,卻強作鎮靜︰ 「什麼事?孩子,冷靜點!」她泣不成聲。

二○○二這一年內,我們家像是殘垣廢墟,一件件不能理解的事發生在丈夫Kim身上。幾個月前,我收到一封由郵局手遞的函件,一看是一張美金 萬元的告票; 原來他撞上一位騎單車的女子,保險公司要求賠償全部醫藥費,一年之內他就出了兩次車禍。有時他開了水龍頭,就忘了關上;開了爐火又忘了關,就出門去了。 有時則整天關在車庫裡,在幽暗的燈光下,又敲又打,又釘又鎚,聲音很大;然而第二天我進車房看看,卻一點看不出他做了些什麼事。

年初時我特別安排他到聖地牙哥一家頗富盛名的醫院做腦部及全身檢查,也看不出任何腦部退化現象。每天單獨與他相處,都感到很大的壓力, 在他後面有一片我不明白的世界;

他眼光無法與我正視,行蹤怪異

他眼光無法與我正視,行蹤怪異

每當他走近我時,都令我心中不安,好像有一股很深很黑暗的勢力圍繞在他身上。很多年來,他的目光無法與我正視,常行蹤怪異, 多少的夜晚不知去向,毫無交代,幾天不見人影;多少次的對話都相對無言,多少次嘗試著溝通,然而語無倫次。近來更是口齒不清,兩眼無神。有時孩子回家, 我們圍桌而坐,在他身旁常使我不寒而慄,想接近他,但卻彷彿有種無形的拒絕,有如一股地獄深淵的魔鬼力量抓著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女兒是一家中、美雙語學校的四年級老師,感恩節前要作火雞大餐的準備工作,她邀請父親到學校作義工,Kim反正賦閒在家,無事可作, 我一直鼓勵他與孩子多接觸建立感情。這本是好事,怎麼又出狀況了呢?我緊張地瞎猜︰「是爸爸又出了什麼事?車禍嗎?」

女兒哭著說︰「管子,我發現了吸毒管子!爸爸竟在口袋中裝著毒品帶到學校來!我怎麼面對孩子們?媽媽!我怎麼會請爸爸來學校? 」

我強忍的淚水,一下湧出來,感到深深被騙,結婚廿八年的丈夫竟蒙騙了我! 多少年來,我只知他沉迷煙酒;卻不知曾開了四間餐館的老板,竟淪落到吸毒的地步?

乘著夢想之翼

在家中我排行老六。大學畢業後,在一家美國銀行上班,每天朋友、同學生活過得熱鬧不已。一九七四年的暑假,我抱著人生的夢想,來美國尋求突破。 來美後,一下子換了大環境,住在哥哥家等候到德州就學。住在三藩市的Kim知道我來美,就立刻駕車南下,帶我四處遊覽,他的父母也邀請我去三藩市作客。 Kim幽默誠懇又熱情,不久我倆雙雙墜入情網,而於聖誕夜與他閃電結婚,放棄去德州攻讀教育碩士的計劃,開始了餐館經營生涯。

他們一家兄弟姊妹同在自家餐館工作,雖免不了一些小磨擦,但互相幫助,一起打拼新移民生活,相處的十分融洽。大家庭生活很熱鬧也很忙碌,我偶而與公婆去教會; 但是孩子一個個出生後,漸漸就離開了教會。在成天以勞動為生的環境中,雖對未能完成學業耿耿於懷;但年青夫妻恩愛有加,共同努力事業,生活也算過得美滿快樂。

事業興隆,財源滾滾

從下午四點多,我們這家佔地六千呎大型豪華中餐廳,收銀機就開始「喀擦、喀擦」開開關關,電話響個不停。在當時,這家中餐廳頗負盛名, 兩扇十四呎高的雙紅大門上安著擦得發亮的獅子大門環。一進大門,拱門的後面是三十呎長紅木大酒吧,三位調酒師馬不停蹄地調製著各種雞尾酒,客人喝得迷迷糊糊的, 酒吧小姐樂得小費杯子塞得滿出來了。六十吋的大電視播放著星期一足球大賽,屋子裡人潮擁擠,吶喊聲夾雜著笑鬧聲,酒吧侍者穿梭其中,一杯杯啤酒, 加上又辣又鹹的雞翼,成了這一帶最出名的「快樂時光」。我們為了吸引下班後周圍辦公大樓的員工,提供免費頭檯,並不時舉辦高爾夫球大賽,吸引了許多客人; 也結交了各行各業人士,從政府官員、體育運動球員、明星到當地的建築工人;又是大型婚禮場、單身俱樂部,公會的集會場所等等…,五花八門,我與Kim忙得不可開交。

Kim與我經常被邀請參加各種「家庭派對」

Kim與我經常被邀請參加各種「家庭派對」

開始幾年好得很,三年還清一切債務。外表看來我們家庭美滿,事業成功,有兒有女,又在好學區買了房子,卻似外表美好的蘋果,已經從中間開始腐爛。 日以繼夜勞累的工作,精神壓力很大,身體疲憊不堪,每天下午二、三點,我就開始頭疼,加上肩背痛,脾氣暴躁如雷。孩子也進入青少年叛逆期,更成了我的煩惱。 起初母親在我家居住,她是個敬虔的基督徒,幫助孩子們並領他們去教會,偶而我也陪母親去教會。我花了許多時間在餐廳工作,有時到深更半夜筋疲力盡時,自己也染上坐到吧檯喝上幾杯的習慣,既能招呼客人,又可帶動生意。下班後,Kim與我經常被邀請參加各種「家庭派對」,客人已成了朋友,總是樂以赴會,不但染上了飲酒,還嘗試各種大麻煙及毒品。一天晚餐後,安頓好孩子,在開車去餐館的路上,我發現自己竟思念著打烊之後的「家庭派對」!我心中害怕起來:「天啊!我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我從小是虔誠的基督徒,大學時還願意奉獻給主,今天我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我勸戒Kim少和他們來往,但生意天天開門,客人自由進出,真是身不由己!當時我們又開了兩家分店,生意更加忙碌,家更是顧不了! 父親生病,我不得已放下生意,隻身到台灣看他。病榻另一端坐著的大姊,當我靜靜地望著她時,突然有另一扇門打開在我眼前:在人眼光中,她沒有結婚,沒有房子、 孩子、車子;但為什麼她那麼平安、寧靜、滿足?我年青時去了美國,追求年青人的夢想,一切似乎已得到了;但我內心卻失去了寧靜與滿足。

谷中百合,夢中驚醒

那段日子,天天過著糜爛的生活,我掙扎在罪惡與良知之間,已經有一段日子不能好好安眠,也一直有厭世的念頭。在一個夜闌人靜的晚上,已是凌晨時刻, 人潮擁擠的派對後,我倆回到家中,我一人獨在客廳踱步,心中起伏不安,極度空虛後的亢奮令我無法入睡,一種恐懼的幽暗勢力緊緊捆著我。無底洞的憂鬱、沮喪抓住我,我彷彿掉入深淵之中,有什麼才能使我的心快樂一點點呢?如何才能結束我的生命?結束後的生命將何去何從?我呼叫我小時候的神︰「如果這世上真有神,我求你來救我吧!救救我吧!」

Kim被我在客廳裡的騷動吵醒,見我蓬頭亂髮地反覆踱步,滿臉淚水,吃了一驚,怕我會自殺,他對我說:「慧中,想開一點,凡事往好處想!」我厲聲地吼他: 「你這個魔鬼,離我遠一點!」他沒趣地走了。

淚水模糊的我竟累得躺在地上。霎時,眼前一片大光,光亮的十字架呈現在我眼前,熊熊的火在燃燒著,耶穌祂甘心的被釘在上面,見祂慈祥的面容, 無聲無怨地被釘在上面。我腦前開啟了一片的光,我伸出雙手想要向前抓住耶穌。祂來了!我見到了祂!是真的,我快樂極了!我全身被一種欣喜包圍著。 「耶穌是沙崙中玫瑰花,耶穌是谷中百合花…」的歌聲,好像一群天使在唱「谷中百合花」,歌聲好美妙,我從未聽過那麼美的聲音,好似由天上下來的。 這正是我當初願意奉獻給主時所唱的那首詩歌!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流,這時內心一下子看見了自己的虧欠,原來我本是充滿了貪心、嫉妒、詭詐、謊言的人, 一幕幕自幼所犯的罪,虧欠了母親、兄弟姊妹及朋友,內在許多的污穢,一切都在耶穌基督的寶血下重重的塗抹乾淨。

那一夜我醒覺自己雖然從小認作基督徒,但從未真正悔改,未曾與耶穌的生命有關係。我從小被教導信徒要十分一的奉獻,早上醒來就將全家僅有的一切現款帶去教會, 未料這筆款項成了榮元祺牧師購置「百合花園退休營地」的第一筆訂金。那晚聽見「耶穌是谷中百合花」的詩歌是千真萬確的!這樣的巧合, 是神讓我不要忘記那天晚上祂的確來找我,拯救了我!我明白神愛我,祂不嫌棄我,我被神的愛感動得不得了,逢人就講見證;也回到教會查經聚會, 日子開始充實又開心。然而自從我不願再和Kim一起過敗壞的生活,我倆的關係就愈來愈壞,愈走愈遠,他就離我而去!

危機?轉機?

悔改重生之後,聖靈一次次在我心中感動,體會到許多餐業基層的新移民中,許多人有家庭問題、人際問題,勞苦工作後的豪飲、聚賭及其他陋習;並在店中伙計身上, 看到福音無法進入此一行業是因為他們與正常人作息時間不同,無法參與一切正常教會生活。於是短宣團友宋姊妹與我一同在康郡開始了餐業團契,專門到中餐廳去傳福音。 服事使我靈命更長進,之後又深感自己的不足,由劉牧師的鼓勵進入神學院完成進修,愈來愈經歷神的大能。雖然自己的家庭問題無法解決,但在傳福音領人歸主時, 看見許多人活在罪惡痛苦中,神啟示我要我回頭來堅固我們的同行同業的朋友。幾年下來,的確親眼看見神蹟奇事伴隨著聖工的發展。

二○○二年角聲「餐福使命團」同工籌備了「感恩節百人大郊遊」,是為著餐館業人士一年到頭沒有休息而舉辦的活動。就在這時,Kim卻出事了! 本來邀了女兒一起參加,但她現在不願意參加,還責怪我永遠只顧外人的事物,不顧家人的感受:「爸爸的事情該如何解決呢?」她抱怨我為何不先討論家中的事? 我不忍心丟下她一人在家,央求她一起去,她說:「過了今天再說吧!」

旅遊的心情很壞!神呀!我把一切交在你手中了,渺小的我又能怎麼解決這事呢?二十多年來他古怪的性情原來是被毒品控制,我被騙了,我能再相信他嗎? 三十年的婚姻生活歷歷在目,我的心被刺得楚楚作痛。有一次在電話中我對母親說︰「我不但要賺錢供兩個孩子讀大學,又要供他去做生意,我真是壓力太大了!」 母親溫柔地說︰「孩子,這不正是你傳福音給先生最好的機會嗎?神藉著你來祝福你的家庭,豈不知妻子的聖潔生活可以感化你的先生嗎?」我雖心中嘀咕, 但也不敢違背母親的好意勸告。回想前幾年,有次因著口角,他憤怒地搬了出去,分居三年後,神感動我看見當耶穌對著那一群想要用石頭打死犯淫亂的女人時, 祂問眾人︰「若自己沒有罪的,可以拿石頭打她。」難道我自義的可以釘死別人嗎?我請求他回家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就在我們二十週年結婚紀念日又重新和好。 回到家中的他也只是表面上的應付,內心則毫無悔意。當時我已真信了主,靠著主賜的力量渡過許多孤單沮喪的日子。有一夜,神藉著一句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 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給了我很大的力量,比起以往豐衣足食、外表幸福的生活時,此時的我卻活得更有力量!更有信心!更有盼望!婚姻走入了困窘, 只有三條路在我前面︰

  • 報復對方:用緩和的方法送他去戒毒,分開一段時間再說,也許就此分道揚鑣!我單身可以到處作主工,又自由,又方便,但這是否合神的心意呢?
  • 逃避現實:將憤怒、被騙的感受埋在心中,不聞不問,將時間精神寄託在事業、兒女的身上。
  • 饒恕對方:主動的接納並饒恕他,相信他會悔改,以主的愛去填滿婚姻的裂縫。

心中不僅掙扎,也無法擺脫往事的糾纏,我跪在神的面前苦苦問主︰「主呀!求你帶領,我只有完全交託給你,因為我想作的作不到,心中不時湧出惡念、怨言、憤怒、 惱恨,由不得自己的控制。主呀!主呀!求你幫助我。」

郊遊回來後的星期日,我懷著沮喪的心情去教會,在走廊上碰見了林牧師。當天下午Kim去了他家,第一次被聖靈觸摸,痛哭悔改。晚上林牧師到了角聲社區中心, 他以慈父的關懷聽我訴出心中的委屈。一星期後,我們一家人聚在林牧師家中,他成了主婚人,由兩個孩子作見證人,我們簽下了一張婚姻誓言,我們「重婚」了, 重新再一次宣讀「婚姻誓言」。

Kim悔改後,有極大的轉變:在家常與我一起禱告,以往從不流淚的他,像是接上由神來的「淚管」,常常會因受感動而流淚,還爭著與我一起參加各種聚會, 熱心參與教會事奉。他心中充滿喜樂,與家人兄妹道歉、認錯,跪下來在電話中向母親認罪。每早不再賴床不起,一大早起來唱詩歌,喜愛神的話語,去教會不再打瞌睡, 恨人的眼神離開了他,性格開始溫順起來。

良人屬我,我屬良人

Kim悔改後是如何走出毒癮的?當一個人因著認罪真心的悔改後,心裡相信耶穌基督是他的救主,新生命就奇蹟地誕生!清晨起來,我們一同禱告,求主賜下力量, 我們常常經歷聖靈在我們心中作更新的工作,聖靈在與舊的性情作拉鋸戰。魔鬼的攻擊很大,他懼怕自己再回到罪惡的道路,每天與我同進同出,天天參加不同團契聚會。 他常有低潮與掙扎,有時又覺得日子太平淡。我們常跪下禱告,每次禱告後,他又重新得力。

十年來,我是個忙碌的帶職傳道人,習慣獨來獨往。Kim悔改後,生活有很大變化,我需要適應這種新的生活方式。理性上我高興先生能悔改; 但感性上我仍不願放棄自己的生活步調。當林牧師對我說︰「Esther,神只希望妳為『餐福事工』而東奔西跑嗎?豈不知妳丈夫才是妳的事工?」這話重重的擊在我心上, 每天生活的點滴才是最大的考驗,傳福音的愛心與熱忱如何發揮在一個剛剛悔改的主裡嬰兒身上?我們仍有口角,有不同的看法,對付罪真可不是容易的事。 兩人常常碰得頭破血流,所不同以往的是幾分鐘後,我們都願向對方道歉,重新開始,並攜手重來。日子在爭戰、失敗、拆毀、重建中循環練習不已。我們把基督擺在首位; 並不斷的溝通,講出自己的感受,夫妻一同服事,去幫助與我們有同樣經歷的人。

Kim於二○○三年四月受洗。神的恩典加倍的賜福我們的家,神的愛在我們中間作了奇妙大工。Kim與我將生命奉獻給主用,盼望有中國餐館的地方就要有福音, 願每一中餐廳都成為福音所到之地。

聯絡以馬內利

Phone: (707)230-6385

ERS Address:

5755 Mountian Hawk Dr. #202 Santa Rosa, CA 95409 U.S.A.

Email:

ERS.ministries@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