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內利資源服務事工Emmanuel Resource Service

ERS為非營利機構, 以大眾製作來關切公義、關懷弱勢、關心社會。

拍攝後記


【編劇●製片】呂季霓

一箱卡片

2015年台北,燠熱的七月,雖是黃昏,灼熱的炎風仍吹得汗流浹背。我有點著急地站在大安森林公園等著朋友,還看不到人影。

crew-under-gg-bridge

朋友璦琳住在美國,喜歡畫畫,父親是著名的國畫大師,自己也承續了一身的好功力,她自製了數張國畫卡片,拿到台北去印。為了照顧失憶症的母親,她一時還回不了自己的家,知道我要回美國了,便託我先幫她帶一箱印製好的卡片回去。

遠遠地站在蟬鳴聲中,我透過黏熱的空氣,在長長林蔭大道上,人來人往的慢跑者身後找尋她的蹤影。終於望見一位清瘦的婦女,慢慢地拖著一件沉重的小行李,跟隨在她的身後數步之遙,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婦。她的母親握著一把木柄雨傘當成拐杖,「空隆、空隆」地敲在紅磚地上。看到我老遠的揮手,老太太露出滿臉笑容。我和璦琳喜悅地相逢在夏日的台北。

璦琳微笑地說:「我每天帶著媽媽到處去。今天我們倆從早到晚在外面玩,走到現在,她的體力還蠻好的。」

母親與妹妹一起居住,妹妹因忙於經營安養院,使得她長時間在家獨處。疏於與人接觸之故,母親失憶的症狀,越來越明顯。回來陪伴媽媽的璦琳,每天都設計不同的活動,帶母親出來走動走動。

晚上在家用餐的時候,璦琳母親幾度拿著木柄雨傘,用傘尖作勢去戳女兒,力道還挺猛的。問她為何這麼作?她無辜笑著:「我是跟她鬧著玩的。」璦琳聊著孩時回憶,首度有勇氣在失憶症的母親面前,詢問為何小時候受到嚴厲的處罰?為何受到不公平的對待?無奈此時的母親,已經是一問三不知了:「有嗎?我從來沒有打過妳呀!」「我不記得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感慨地看著這一幕勉強說是母女和解的景象,默默盼望能夠抹去朋友幼時心靈的委屈。哪裡知道故事還沒有結束,這一箱的卡片繼續揭開另一幕驚奇!

回到美國後,我連絡上璦琳的先生鄭福生,請他來拿這箱沉重的卡片。他住在加州灣區的 Fremont,我們住在北邊開車兩個小時之遙的 Santa Rosa。誰知他說要帶著兒子享恩,騎自行車來拿,回途搭巴士回去。騎車?開玩笑吧!開高速公路都要兩個小時,騎車要騎多久?更不要提自行車道在哪裡?這中間還有舊金山海灣、金門大橋呢!過了橋便是高山,想到那綿延不斷的上坡、下坡,有可能嗎?我並不引以為意,反正計劃歸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鐵騎長征

sean-arrive-santa-rosa單車征途的那一天到臨了,兒子亮群是享恩的童年好友,雖然住在不同的城市,倆家有時一起相約過節;所以我們全家都好奇地等待。思量著一日的單車之行,到達這裡必然飢腸轆轆,晚餐一定要豐富。但是,也許…,也許騎不動時,我們得預備南下到某個城市去接他們。不論如何,當下我的任務就是預備大餐與等待。

他們一大早七點多出發,沿路騎車,必定難以接電話,也不敢用電話打擾征途。但是到了傍晚快六點時,仍沒有接獲消息;終於按奈不住,打了個電話給福生,沒想到他們已經突破到 Santa Rosa 的 City Limit,再過不多久,他們即將抵達。果然,過了一陣子,外子驚喜地來告知他們即將抵達我們的社區。等聽到車庫門打開的聲音,我三步併成兩步快步來到大門,正好看到車庫道上兩名風塵僕僕、滿身大汗的漢子,驕傲地跨站在單車上。外子向著他們走去,對著享恩比起了大拇指,那向來靦腆害羞的大男孩,綻發出燦然的笑容。我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景:「你們,真的是一路騎過來的嗎?」

晚餐桌上,父子雖然疲憊,卻掩蓋不了跨越難關的愉悅,興奮地分享沿路所遇到的障礙與難關。兩地最便利的公路是給汽車行走的,要給自行車找路,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父子倆帶著地圖有時迷失在鄉間小路上;有時閃躲逼近的車輛,享恩連車帶人摔個正著;有時車子裝備壞掉。最困難的是穿越在連綿起伏的山間公路,不知何時才是馬路的平頭。最後在迷路之中,遇見幫忙的威武騎士,有如在久旱之地遇見甘霖,振奮起父子的精神,終於完成了征途。

福生說:「我要訓練他從A點到B點,不是只有開車一條路,騎車、走路最終也可以到。在人生的路上,培養孩子堅毅的力量,與不輕易放棄的個性。」

臨門一腳

然而這箇中的心血籌謀,卻是在我向福生邀稿,記錄下這段征途,以後才得以揭曉。福生家庭曾帶著孩子舉家搬回台灣工作三年,這三年中我們沒有密切聯繫,但偶爾接到孩子報告,在臉書上看到享恩留了一頭亂髮,長髮披肩,說的是動漫的言語,他的畫作總是難以理解的動漫人物;璦琳也曾憂心地提及父子的衝突。從他的文章中才得知,孩子沉溺在虛擬的網路世界,六年來日漸萎靡,作父親的看在心裡真是萬般焦急。過了2015年的暑假,孩子馬上就要離家上大學,在家裡時還可以耳提面命,時時叮囑,但是離開家之後,誰可以幫助自己的孩子?一個單車百哩挑戰的計劃,在他心中逐漸成形。他提議騎單車到Santa Rosa童年好友的家,以吸引兒子接受百哩長征的挑戰。

要訓練一位平時不做運動又個性倔強的青少年,談何容易?就在他裹足不前,不敢訂下百哩挑戰日期的時刻,上帝來了個臨門一腳。不知情的妻子竟然託我們從台灣帶回卡片,而那次我因行程疲憊,竟也一改平時到灣區的習慣,請他們北上來取。因而在促成這場百哩挑戰成形的過程中,也扮演了一個角色。

劇本改編

這個就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故事,深深打動了我們,外子想拍成一部不說教的微電影,給許多為電玩而煩惱的父母看,採取行動來挽回孩子沉迷的心。當我著手改編劇本時,身邊許多父母從前描繪給我聽過的:孩子沉迷電玩、電漫的景象,發生在他們家庭之中的衝突…,立刻活生生地展現在腦海之中。我便著手把這些點點滴滴的小故事,投注在劇中的家庭。因為如此真實,使得許多觀眾,甚至演員,都感覺熟悉,彷彿就是自己家庭的故事。觀眾坐在舞台下、螢光幕前、手機、電腦觀賞,因為把距離拉開,更可以客觀體會雙方產生鉅大差異的原因。

父親付出愛的行動,用百般的智慧方法,挽回沉迷電玩的孩子。精心地呈獻在《再玩一次》裡,邀請大家多多轉傳,將這份愛傳出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11, 2017 by in 再玩一次.

聯絡以馬內利

Phone: (707)230-6385

ERS Address:

5755 Mountian Hawk Dr. #202 Santa Rosa, CA 95409 U.S.A.

Email:

ERS.ministries@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