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依的選擇》時空跨越幾十年,演員人數眾多,場景變化,挑戰很大,我們決定採取一段一段拍攝的方法。2021年4月我們在台開拍台灣場景,5/14返回北加州,5/15台灣的疫情就升級。感謝主,在疫情升級之前,讓我們完成了《柔》片的台灣場景。回到北加後,在疫情尚未解除前,於7/23 及9/10 分兩階段,開始美國場景的拍攝。

注入空油瓶
列王紀下四章1-7節:

有一個先知門徒的妻哀求以利沙說:你僕人─我丈夫死了,他敬畏耶和華是你所知道的。現在有債主來,要取我兩個兒子作奴僕。以利沙問他說:我可以為你做什麼呢?你告訴我,你家裡有什麼?他說: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沒有什麼。以利沙說:你去,向你眾鄰舍借空器皿,不要少借; 回到家裡,關上門,你和你兒子在裡面將油倒在所有的器皿裡,倒滿了的放在一邊。 於是,婦人離開以利沙去了,關上門,自己和兒子在裡面;兒子把器皿拿來,他就倒油。 器皿都滿了,他對兒子說:再給我拿器皿來。兒子說:再沒有器皿了。油就止住了。 婦人去告訴神人,神人說:你去賣油還債,所剩的你和你兒子可以靠著度日。

當初還在籌備階段時,我們瞭解ERS資源的有限,預見拍攝的困難度,包括經費,演員,製作團隊,場地等;無法倚靠過去拍片的經驗,沒有雄厚的資金可以倚靠,唯一能倚靠的只有聖靈,方能成事(亞四6),我們相信神蹟常常發生在困境中。然而如何起步?季霓想到可以像列王紀下四章1-7節中所記的,將所需演員,製作團隊,場地,經費等需求,寫在紙條上放在各個空瓶中,然後為這些空瓶禱告,祈求上帝奇妙的作為,藉著我們所僅有的一點油,注入這些空瓶,越倒越多,豐盛地供給我們的需要。

於是,我們逐漸見證到神是如何漸漸將油注入這些瓶子。

演員
台灣場景的演員,我們找到柔依的外公外婆、菜市場小販、餐館客人。

美國場景需要兩對夫婦:
杜月玫/蔣國勝夫婦–柔依的父母親

柔依的父母由黃俊健、徐微飾演

首先我們必須尋獲月玫這位堅強的母親,我們想找一位45歲上下,有演出經驗的基督徒女性,她的信仰將要陪伴柔依走過未婚懷孕生子的路程。經過幾番不獲,我們的阿嬤演員鄧安琪發揮cast manager的專長,舞台劇演員徐微最終出現了,正是我們心目中月玫的形象。於是我們知道神在北美演員的空瓶中的倒油時刻來臨了。

月玫先生蔣國勝一角,在杜月枚的外型確定後,鄧安琪為我們務色到黃俊健,他也是華藝劇團的一員。他的一舉手,一投足,都像極了劇中人物柔依的父親蔣國勝。黃俊健雖是業餘的演員,但他演出前做足準備,揣摩劇中人物的心理,一點都不遜於專業演員。

 

杜月寧/吳瑞夫婦–月玫的姊姊、姊夫

柔依的阿姨、姨丈由孔慶琦與吳希曾夫婦飾演

蔣國勝一家人確定了之後,再下來就是尋找杜月寧、吳瑞對夫婦了。因為許多夫妻的對手戲,希望最好是由一對基督徒夫婦來詮釋。於是我們一直禱告尋找,試鏡許多演員,卻陷入膠著之中。我們相信神一定會供應,於是先開拍了沒有月寧戲份的場景。最後,昌弘想到從前著名原住民歌手,現已回台灣服事的溫梅桂牧師,她從前曾居住在灣區。打電話去詢問後,她立即介紹吳希曾及孔慶琦夫婦。吳希曾姊妹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的舞蹈系,目前是舞蹈老師又有演出舞台劇的背景。孔慶琦弟兄則在生命河靈糧堂的英文舞台劇挑大樑,他倆無論外型經驗,都很適合演出吳瑞月寧夫婦。
月玫、月寧這對姊妹,是在不同時間找到的,她們的長相氣質與說話的口音都非常相似,現場工作人員還直讚吳希曾和徐微真像一對姊妹花!

眾多童星
月玫有3名孩子,月寧有1名孩子,在記錄柔依長大的過程中,不同的階段勢必需要不同年紀的童星與嬰孩。從試鏡不害羞到演出現場背台詞不緊張,又無法勉強動作,實在是高難度的挑戰。

我們需要小童星飾演柔依的姐姐–四歲的柔安,小小年紀在第一階段的劇情中需要又唱又說。感謝主的預備,可愛的王嘉瑜脫穎而出,在母親開明的引導下,充分與劇組合作,小小年紀成功地完成演出的任務。在下一階段的通告王嘉瑜本來有2天的戲份,臨時感冒發燒,拍戲的第一天尚未痊癒,不得不刪掉她室內戲份;而第二天抱病來拍攝公園的戶外戲,她一邊要演出活蹦亂跳的樣子,一邊她媽媽還在旁遞衛生紙醒鼻涕,姊姊在一旁給她打氣。小小年紀如此敬業,生病初癒依然賣力演出,十分得人喜愛。

寶寶童星 Clement Yeh

在疫情尚未明朗以前,父母都很掛心寶寶的健康,猶豫演出。感謝主,就在我們拍攝的期間,大女兒的好朋友Edith夫婦,正好帶著3個月的寶寶來Sonoma工作一個月,她了解我們拍攝此劇的目的,在我們做好防護措施後,全力支援演出。拍攝現場中,寶寶是否會大哭大鬧的所有擔心,都沒有出現。

在這兩階段的拍攝,感謝主總共提供了4名不同年紀的嬰孩,3名在美國,1名在台灣。接下來我們還需要童星,相信神都會按照時間一一把他們帶到我們身邊。

製作團隊

我們的攝影師、錄音師與場記

製作團隊的空瓶子也需要被油填滿。我們需要訓練和經驗都具備的攝影師和錄音師,求神揀選他們,來參與《柔》片。Jon 是一位專業的經驗豐富的攝影師,Zack 拍攝過紀錄片,具備多方位劇組才能,Renaud是法籍的錄音師,在推薦下加入製作團隊。 我們也使用了微電影《再玩一次》的幕後班底,場記、化妝師,組成這一次的幕後製作團隊。

場地
場地的需求不僅眾多,還跨越台灣與北加兩地。

於戒毒村所開的餐館拍攝

台灣場景需要商借菜市場攤位與餐廳,菜市場的小販居然願意減少收入,借攤位供我們拍攝;餐廳則是戒毒村所創辦的亞杜蘭餐廳,周休的那一天讓我們整天自由拍攝,不需擔心影響生意,日後還可以為他們的事工宣傳。

月玫與國勝的對手戲

回到了美國加州,有三位熱心的姊妹提供美麗的住家作為月玫、月寧的住宅。其中一位姊妹家步行就可到達另一個我們要拍攝的小公園場地,減少停車、交通的困擾。

電腦公司的修護測試站有一場戲,需要借用電腦公司,作為父親蔣國勝的辦公室。也找了不少地方,後來看中一間離我們不遠的辦公樓,結果對方開出天價而且限制拍攝的時間,不得不作罷。幾經禱告,季霓想起堂哥呂昭於加州首府Sacramento的所開設的電腦公司,他雖然已經退休,公司也已轉賣,但是否他有其他關係能為我們借到辦公室呢?一經聯絡後,他順利為我們商借到美國DFI公司,我們安排在周日拍攝,從下午到晚上就在電腦公司完成拍攝任務。
接下來我們還有許多困難的場地需要商借,我們會繼續地把這些場地的需要放在瓶中,請神一一為我們填滿需求。

保守眾人平安
在疫情中拍片,我們常常祈求主保守團隊的平安,相信萬軍之耶和華,祂必護衛一切人員平安無事,超越一切病毒危機。然而,就在兩段拍攝行程之間,有幕後工作人員,受到病毒感染,然而均無大礙,迅速康復並在拍攝日期前兩個禮拜就已全家測試均為陰性,完全不影響拍片,開開心心參與拍攝。

經費
在這三階段的拍攝行程中,神量出為入,依照我們需要多少,就供應多少,一一填滿經費的空油瓶。我們現在需要籌措下一階段經費的空油瓶,相信按祂的心意拍片,祂必繼續供應一切的經費。目前我們先推進剪接進度,並向所有的奉獻者報告拍片的好消息,然後整裝再出發,直到《柔》片完成之日。 ■


Emmanuel Resource Service

ERS為非營利機構, 以大眾製作來關切公義、關懷弱勢、關心社會。 ERS is a non-profit media organization that cares about social justice and those in need.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